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三

  • <td id="ymmfk"><option id="ymmfk"></option></td>

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言情小說 > 黑潔明 >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

   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

    作者: 黑潔明     狀態:連載中        更新:2021-05-25

    校園又是春暖花開,路旁已是綠樹成蔭。那些過往煙云,我還是期待美好明天。

    课堂教授在讲解人性,说是人人心里都有灰渣,或多或少。只是有些人能够控制住,没有暴露,那便是好人。有些人就控制不住而去为之,那就是坏人。我这才明白,原来每个人内心都有过邪念,只是在于控制欲。

    在班里我显得单一,很少有同学与我搭话,即使偶尔有人示意 ,那也只是抹不开面子,我心里清楚,自己有多么落魄。

    我走在校园一角,不经意间发现这样一幕。

    “你个土逼,借我的钱快还给我,不然我要你好看!”只见一个粗壮的男生怒骂着一个弱弱女生。女生低着头,红着脸,一声不吭?!?#30475;你熊样,怕是还不起,老子今儿个给你点颜色瞧瞧!”说着便挥手一个巴掌打在女生脸上“啪”一声,女生被打了个趔趄后退两步,依旧低着头,只是脸涨的更红了。此刻我不忍再看下去,直接快步走近吼道:“干嘛!男生打女生算什么本事!有种冲我来!”这时男生厉声道:“你是哪根葱!管你屁事,你替她出头,得看看你有几斤几两!”说着便向我横来。女生吓得躲在一处胆怯地观望着。

    我见那粗壮男生凶猛逼近,见机随手从一旁举起一花盆迎他 ,男生见势立即止步不前,略后退了些,一面看着我高举的花盆,一面手指着我道:“好,你给我等着!你叫什么名字,敢不敢说?”这话可是惹怒了我:“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我叫殷迟,怎么了!”说罢便狠狠地将花盆摔碎在地,男生见狀侧着身就跑了。

   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刚走两步,“嗨,殷迟 ,等~等一下。。。?!?#34987;那女生低声细语叫住。她轻步走来,我转身面向她 。

    “谢谢你,你是唯一一个这样帮我的人,真的非常感谢你!”说着便向我施了个礼。

    “嗯。。。。。这个不必言谢,我生来看不惯男生欺负女生 ,不论谁对谁错~”。我回答道。

    “真的吗?不管谁对谁错?看你身材弱小,却又英勇无畏,令人刮目相看!”她语重心长地说着。

    “男生就是不能欺负女生嘛,谁对谁错都不应该的,我也没你说的那般勇气,只是在女生面前就是假装也得勇敢一点呀,哈哈哈~你是不是有些失落呢?”~我随心所欲地说道。

    “我叫安安~A

    ,很高兴认识你,交个朋友可以吗 ?”乍一看好小,一米5左右,她一脸笑颜 ,小小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的脸庞,大大黑黑的眼睛睁得圆圆的,一头乌发顺耳垂下,刚好与脖同齐。笑起来两眼水汪汪的特别乖巧可爱 。

    我看着安安忙回道:“好啊好啊,求之不得呐” 。安安捂嘴回眸一笑,“嘿嘿,

    之前听说你舞跳的好,现在看来你心肠也不错哦!”我笑了一下,左手攥着衣角,右手抬起与安安交了个掌。这时一个女生气喘吁吁跑来呼叫:“安安,快走啦,来不及了!”安安向我挥手道:“今天的事以后慢慢告诉你,我~先走了,拜拜!”我只是一个劲地摆手微笑,其它都已不那么重要了。

    一天安安携闺蜜来找我,说是去散步谈心。我们在校园一角,走至一处花草芬芬之地停下脚步。安安笑眉眼开,指着含苞欲放的花儿笑道:“瞧 !这花儿多艳呐,太鲜嫩了~只可惜还没完全绽放~”。说着回眸与闺蜜对眼一笑,安安的闺蜜月梅笑迎道:“是呀,是呀,绽放了该是多美呀~”。我看着她俩心花怒放的脸儿着实欣慰,便随口说:“半开不开的花儿才令人心动呐,若是完全绽放了 ,倒是美丽一时,面临的将是枯萎凋谢,想想多惨淡呀~”。安安抿嘴一笑道:“说的可真有内涵,迟早要开的呀!开不得花儿,怎结得了果儿~”。月梅掩嘴羞笑道:“说的可真有哲理呐~”。她俩开心的表情令人舒心,我道出一句 :“哈哈,花草儿皆有灵气,跟人一样一样的,也有心有脑儿,还有气通八脉呐~”。安安扭脸说道:“我才不信这话 ,若是人与这花花草草一样,那岂不人身上再生个头出来…”月梅捂嘴扑哧笑出声来,随口道:“人是生不出头来,倒是能生个娃儿来~呵呵~”。顿时我与安安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一天下着雨,我忘了带伞 ,独自行走在校外的路街 。雨中漫步,临风长吁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隐隐的,淡淡的,悠悠飘然。是忧伤,是迷茫,还是远远的思念。

    月梅突来找我,惊慌失措的样子甚是吓人,她一脸湿气喘息道:“不好啦!安安被人打了,躲在寝室不吭出来,急死了!”我听后立即随月梅跑去。寝室门紧闭,怎么敲打喊叫也没动静 。月梅在一旁急哭了 ,我不由得紧张起来,试着撞门根本无用,怀疑电影里身体撞门救人的情形是真是假。随后就下楼绕窗外顺着水管攀上,紧敲窗扇玻璃,安安见我在窗口喊叫 ,她吓的连连道:“~你怎么~这是五楼啊 !”手慌脚乱地迅速打开窗户将我拉进屋内。安安见我湿漉漉的乱发什么也没说,一头扑进我怀中贴耳聆听心跳的声音。她娇声细细道 :“你怎么这么胆大,万一有个闪失,叫人家怎么安心(?????)~你若喜欢我就不要再这般冒险…”这时我笑了一下说:“好啦,以后听你的就是,你的好姐妹月梅还在门口为你啼哭呐!”安安拭去眼泪跑去开门。月梅走进一把抱紧安安苦笑道:“你快急死我了,真坏啊,以后不论遇到什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么事一起面对,可不准闹脾气闷屋里…”我近步道:“是呀 ,不论遇到什么事(゜ロ゜)一起面对!”月梅松拥惊诧地问道:“他是怎么进来的,见他下楼去了呀?”安安笑道:“他呀,勇敢地从楼下爬上来的呗 !”月梅手指遮唇惊噓道:“瘦骨嶙峋的,还有这胆~之前还小瞧你来着~”话音刚落便拍嘴道:“不是→_→不是~” 。看着她一脸真诚,我笑道:“本来嘛,我就弱小无能生的丑 ,只有一副好心肠,还好被安安发觉 ,心里幸福万分呐!”安安听着满脸欢心 ,细语道 :“是呀(゜ロ゜),今后可要好生相待,不能再瞧不起啦,若是看不起他,便是看不起我安安呦!”月梅撇眼道 :“哈~哈~这么快就移情别恋把好闺蜜(?′ω`?)都不要倒向了他,知道了呐,看得起看得起英雄救美嘛!”说着一同笑了起来。

    这件事让我疑惑不解,就明道:“安安,能告诉我吗?究竟怎么回事 ?”安安默不作声,在一旁暗自垂泪。月梅一五一十地慢慢到来 ,听着心头一震,原来是校园贷!新闻上也有过通报,可怎么安安给粘上了。原本借了1千,仅仅过了一月就成1万 ,拖的越久越是多的还不起,就是馿打滚(︶︹︺)的利息,若是不还就会遭受辱骂殴打,那些人简直就是吸血鬼,没有人性的畜牲,啥事都能干得出。我想了片刻,说道:“选择报警吧!”安安慌了起来涕道:“不好,,?^?,,不好~他们会曝光我的私照,以后哪有脸呆在学校~”。我挠了挠头道:“那只能还钱了,哪有(//?//)那么多钱呢?”月梅一脸愁相道:“是呀,问题就在这里”。

    一天夜里我同安安漫步街头,不巧遇到前日向安安讨债伤人的一帮人。我忙推开安安吼道:“安安快跑啊!”安安哭腔(′;︵;`)回道 :“不(;`O′)o,不能让你一个人,要跟你一起面对?(?^o^?)?~我不走 !”见安安撕心扯肺的语调怕是来不及了,那帮人已经走近。带头的是我上次摔花盆吓跑的那个男人,他一脸仇视瞪着我道 :“你小子行呀!今儿可落在我手里,你的胆呢 ?英雄救美啊 !”边说边拍打我的侧脸,顿时脸色涨的通红,我哪经得起这般羞辱,心生怒气,浑身血液快速流窜,攥紧手臂暗暗发狠。安安慌坏了,吓的直哆嗦,她紧拽着我胳膊战战兢兢的,浑身发茅一头冷汗。那壮男狰狞笑道:“怎么(?o?;不敢吭声了,蔫了?哈哈哈~”几人一阵狂笑。壮男说着猛挥手扇来,我见势俯身躲开,只听“啪!”一声响亮的巴掌甩在壮男身边一男脸上。我随即拽紧安安的手撒腿就跑,身后追喊声不断,我俩奔向马路,见一辆警车驶来便拦停。那帮人见狀慌忙逃离。

    警察带我和安安去了警局,安安把事情经过一字不落地讲给警察听。笔录后,警察叔叔护送我和安安到学校。

    没过多久,这帮人一一被抓捕归案 。据交代很多学校均有此事件 ,而且专门针对在校女学生,还有女生因此跳楼轻生,真是坑害d(?д??)了不少女生啊!

    經過一番風雨,安安對我?(?^o^?)?越發喜歡,點燃了愛情一盞明燈,安安的心與我的心緊緊相連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《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》作者:黑潔明
    >
    聊斋新编之画皮新娘 最新章節: 第9章   2021-05-25

        有人認為,創業公司可以選擇做垂直領域的先行者,積累用戶和數據,結合技術和算法優勢,成為垂直領域的顛覆者。

   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三
  • <td id="ymmfk"><option id="ymmfk"></option></td>